环球体育登录

深圳老手艺人:30年让3万余台老相机“起死回生”

发布时间:2022-08-17 03:05:02 来源:环球体育网页版 作者:环球体育注册官网

内容简介:  )在罗湖区宝安南路有一家开了近20年的相机维修店,店里的维修师傅刘展雄是深圳目前为数不多的拥有传统胶片相机维修手艺的老师傅,入行30年来,在他手上“起死回生”的相机不下3万台,他见证了相机行业的变迁,也见证了深圳的飞速发展。  刘展雄是广东梅州人,在他上高中时,就对相机产生了兴趣。但在那个年代,相机还比较昂贵,县城里拥有相机的家庭并不算多,他只能将同学家的相机借过来把玩。虽然时隔多年,但刘展雄依然记得第一次接触相机的感受——喜欢得不得了。  1987年,刘展雄来到深圳的一家工厂工作。1992年,应同乡的邀请,刘展雄离开工厂,在摄影...
产品详情

  )在罗湖区宝安南路有一家开了近20年的相机维修店,店里的维修师傅刘展雄是深圳目前为数不多的拥有传统胶片相机维修手艺的老师傅,入行30年来,在他手上“起死回生”的相机不下3万台,他见证了相机行业的变迁,也见证了深圳的飞速发展。

  刘展雄是广东梅州人,在他上高中时,就对相机产生了兴趣。但在那个年代,相机还比较昂贵,县城里拥有相机的家庭并不算多,他只能将同学家的相机借过来把玩。虽然时隔多年,但刘展雄依然记得第一次接触相机的感受——喜欢得不得了。

  1987年,刘展雄来到深圳的一家工厂工作。1992年,应同乡的邀请,刘展雄离开工厂,在摄影大厦开始相机维修工作。

  刘展雄告诉深晚记者,当时深圳能够修理相机的地方,除了少部分报社专设的维修部,就是他在商场里1米多宽的小铺位了。“没有经验,也没有人指导,就自己拆开看,慢慢摸索。”对刘展雄来说,修理相机就像摸着石头过河,将送来维修的相机拆开,一点点排查出故障原因,耐心修复受损的零部件,并在过程中知晓不同相机的结构和运作原理,自己就在这一点一滴的钻研中摸索出相机维修门道。

  在这期间,刘展雄主要维修传统胶片相机,后来数码相机问世,他又学习了数码相机的维修方法。他介绍,传统相机不同于如今构造直观、模块化的数码相机,其构造更加复杂、配件也更零碎,修理过程中时常会遇到需要重新打磨配件甚至改造重组的情况,这就要求维修者有细致、耐心和一丝不苟的“精气神”。

  ▲8月3日,在罗湖区展艺数码维修店内,刘展雄小心翼翼地维修相机机身。本版图片均由深圳晚报记者张焱焱摄

  2003年,由于商场搬迁,刘展雄离开了商场,并在宝安南路开了一家修相机的店铺。

  刘展雄的店铺约20平方米,从1米多宽的店头进入,两侧墙面的玻璃展柜映入眼帘,左侧的展柜里陈列着各式各样的相机和镜头,右侧的展柜则摆放着大大小小的零部件。再往里就是刘展雄的修理台了,修理台上摆满了各种维修工具,它的边缘已磨损严重,泛黄的台面也显露出岁月的痕迹。修理台旁一台颇有年代感的机床引人注目,这台机床是刘展雄开店不久后购入的,主要用来改装镜头,也“跟”了他十几个年头。

  “修理相机的一大乐趣就是能够接触到各式各样的相机。”刘展雄修过的相机有日产的、欧美产的、国产的,各种类型的都有,各品牌的每一个型号他都如数家珍。他向深晚记者展示了最近的一张维修单,右上角的编码显示为19548。刘展雄介绍,数字表示的是开店后的订单数量,有些订单不止一台相机需要维修,加上自己之前在摄影大厦开展维修业务时修理的近万台相机,这些年来,在他手上“起死回生”的相机超过3万余台。

  “传统的机械式相机就是艺术品。”在刘展雄看来,以看待艺术品的眼光看待每一台相机,并亲手将它们修理好,是他成就感和幸福感的来源。

  ▲8月3日,在罗湖区展艺数码维修店内,刘展雄迎着灯光仔细查看用维修后的相机试拍的胶卷。

  各型号相机结构不一,有些简单有些复杂,出现的问题也不尽相同,修理相机的过程中经常出现大大小小的“疑难杂症”,但每遇到这些问题,刘展雄总是“异常兴奋”。

  对于每一台送到店里的相机,他总能沉下心来修理,有时甚至工作到凌晨。他坦言,这份工作更多是靠情怀支撑,由于用眼过度,自己不到40岁就戴上了老花镜;但同时能够接触到各式各样的相机,并“对症下药”研究出不同的修理方法,新鲜感和挑战性并存,也是收获颇丰的。

  凭着精湛的手艺,刘展雄在圈内有了不小的知名度,吸引全国各地的相机爱好者慕名前来。刘展雄透露,现在来店光顾的年轻人特别多,且多为95后、00后。“不少顾客甚至都没我的店‘年龄’大。”他打趣说。

  岁月如梭,宝安南路的商铺换了一轮又一轮,刘展雄的门店几乎就是那一带最老的店铺。而与店铺相隔百米的两座深圳地标性建筑——当初刚建成的地王大厦如今已有20多年历史,小小维修店也见证了京基100从无到有拔地而起。作为相机更新换代、城市蓬勃发展的见证者和亲历者,刘展雄修相机的手上也悄然出现了岁月的痕迹。

  “做这一行,吃饱饭可以,赚大钱难。”刘展雄表示,相机维修是手工活,对人力要求高,愿意坚持下来的人更多是出于对老手艺的热爱。店里的两个徒弟都是他的侄子,其中一个已经跟了他20年。“但现在很少见到有年轻人愿意学习这门手艺了。”

  事实上,刘展雄店里的负担并不小。数码相机和智能手机盛行的时代,门店的营业额大不如前。除店租外,他还要支付两个徒弟每月的工资。前几年为了减轻负担,他把门店前的一部分空间割让出去,这才形成了现在1米多宽的小小门头。

  尽管经营状况差强人意,但刘展雄还是坚持把店开着。在他看来,相机维修这门老手艺承载了自己30年青春岁月,赚不赚钱已经无所谓了。

  在工作之余,刘展雄也喜欢拿着老相机到处拍摄记录城市景象。在他看来,相机底片和老相机一样,见证着城市的发展。

  在修相机这件事上,刘展雄坚守了30年。回顾30年岁月,刘展雄在朋友圈里写道:“从坚持、坚守到不舍,一干就是30年!”“只要有需要,我愿意一直干下去。”他说。

上一篇:如何画出准确的光影效果?教你绘画里投影的计算方法!
下一篇:看这里!灯光师要掌握的片场基础知识!